【蔺苏】江湖烟云 二十四

金陵   皇宫 

御书房

一身帝王服饰的萧景琰手中正拿着一封信,整整一上午,下了早朝之后直到现在。信挺长的,但是看上一上午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

信纸是用上好的宣纸,手指轻轻划过那飘逸洒脱的笔迹,萧景琰感觉那个人似乎鲜活地出现在他眼前。那个面对他永远低眉浅笑,温润如玉,却对他人活泼调笑,透着山水灵气的人;那个曾经他最熟悉要好如今却朝堂分离的人;那个他深爱着的被他中伤过的,终究与他相隔天涯的人。

他还记得那日与他的争吵

“小殊,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

“景琰,你要知道,林殊早已死在北境的战场上了。现在活下来的,只是梅长苏。”

“那又...

【蔺苏】江湖烟云 二十三

小小糖😘

清晨,

梅长苏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

蔺晨本身就长得俊逸夺人,一袭蓝衣,一头散发,一把折扇,将他飘逸非凡的气质衬托得淋漓尽致。

而此时睡着的他更像是一个误入凡尘的精灵,如苍山雪松,又似流云清风。对他人看似暖似日光行为放荡但眼底依旧清冷如霜。纵使潇洒不羁,却终难逃情网。

枕在他的胳膊上,靠在他的胸膛,梅长苏有一种莫名的安心。他嗅着蔺晨身上的草药清香,淡淡的,很好闻。

睡梦中的蔺晨嘴角微扬,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这家伙在梦里到底是吃了多少粉子蛋啊?难不成掉进装满粉子蛋的池子里去了?
梅长苏促狭地想,一边忍不住抬手轻轻描绘着他脸部的轮廓,一遍又一遍。 也许是太...

【蔺苏】江湖烟云 二十二

前段时间风格混乱,正努力纠正ing……😣

来人身材魁梧,阴冷的面色在看到梅长苏的一瞬间转化,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
“打扰先生了,我只是来找人的。”

“夜公子,这是我的朋友,刑落辉。阿辉,这是夜非苏,夜公子。”季清研走过来介绍

“幸会幸会。”梅长苏温和地笑着施了一礼。

“刑兄不妨进来少歇一番?”

“那就叨扰先生了。”

入座后,梅长苏又沏了一杯茶给刑落辉,三人寒暄了一会儿,交谈间,梅长苏表现出清雅的谈吐和渊博的学识另季清研十分惊讶。纵然季清研的才识琅琊榜上有名,但是和梅长苏一比,顿时有一种萤火欲与皓月争辉的卑渺。此人果然不是凡品,季清研和刑落辉对视了一眼,刑落辉轻微地点了点头。

季清研...

【蔺苏】江湖烟云 二十一

今天吃了两个冰糕…………感觉有点作死😲😷………………

接上文

        时间一瞬间静止,梅长苏与那个人对立而视。见那人许久没有反应,梅长苏不耐烦地袖子一甩

“要是没别的事就赶快离开,不要在这里打扰本公子雅兴!”

“好家伙,你小子竟敢和大爷我这么说话,真是活腻了,”
说着,转头吩咐身边几个凶汉
“你们几个给我上!别打死就行。”

“是!”几人得了命令,一个个面目狰狞地走上前。

梅长苏不躲也不闪,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们。

为首的一个抬手将要招呼下去

只听一声暴喝
“住手!”

大汉愣了一下,转过头,一脸不屑...

【蔺苏】江湖烟云 二十

       梅长苏带着飞流来到一家酒楼,要了个僻静的包间。

       打开窗户,只见外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梅长苏仔细观察了一下,刚想关上窗户,眼前忽然模糊了一下,下一刻,就看到面前站了一个人,那人笑得一脸……温柔

“阿苏~”

“你跟来做什么?”
梅长苏扶额,真是够了,那儿都有这家伙

“人家想和阿苏一起玩。”蔺晨嬉皮笑脸地凑过来

“不行!”

“阿苏~”蔺晨一把搂住梅长苏,撒娇道
“带上我呗。”

梅长苏深吸几口气,强制压下不断想要冒头的鸡皮疙瘩,果断道
“不行!”开...

【蔺苏】江湖烟云 十九

金陵城


夜晚的街道上静谧无人

忽然墙边一个鬼魅般的黑影快速掠过,消失在街角的一个巷口。


悦来客栈

一个女子守在门后,

门上传来几声清晰的敲门声

”吱呀“门开了一条缝,一道人影闪过。女子向外看了看,确定无人后迅速关上店门,将来人引入后堂。

进入后堂后,女子将门关好,然后按一机关,橱柜缓慢移开,露出后面的墙壁,走过去按一下橱柜的右顶角,墙壁中弹开一道暗门,待黑衣人进入后自己也进入其中,一按机关,碗柜又恢复原样,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人最终进入一个密室

进入密室后,黑衣人脱下披风,取下面纱。一张年轻貌美的脸显现出来。

先前的女子向她行了个...

【蔺苏】江湖烟云 十八

     有点短(@_@;) 

   刑落辉猛地转过身,  
“你是说他们进了夜府?”

   “正是。”

    季清研开口
“刑大哥,你说那个白衣男子会不会就是夜家的……”

     刑落辉点了点头
  “很有可能,但另一个是谁呢?”

    “长苏,”蔺晨晃着步子走进屋内  “有一个新的消息,你猜猜是什么?”

    梅...

【蔺苏】江湖烟云 十七

原本一周的寒假光荣地缩成了四天😨😨😨………………还能说些什么呢?😥😥😥

临街酒楼

        一个身材魁梧,面色冷峻的人正倚在二楼雅间的栏杆上冷冷地扫视着街道上来往的人群。当蔺晨欢脱的语言传入他的耳中,他不由皱了皱眉头,一脸嫌恶。刚想转过头去。

        “咦?此人不简单呐。”
         身旁一个秀士道。那秀士身着灰衣形容清峢但不出众。走到他身...

【蔺苏】江湖烟云 十六

    

 

      “长苏”蔺晨推门进入房中

       
         梅长苏立刻钻进被子里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

          蔺晨见状,将手中的食盒放到一边,一撩衣摆坐在床上,“哎,别捂着头,对身体不好。”说着,毫不客气地把他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蔺苏】江湖烟云 十五


小年快乐!😘😘😘
    

        对于战士来说,战场杀敌,务求一击毙命,故招式皆是在鲜血中淬炼而出,可谓招招嗜血,而熙阳诀至正至阳。梅长苏虽然先前已可将二者相结合,但总感到有些许排斥,故而熙阳诀一直停滞不前。
       
        经过这次切磋,梅长苏于招式变化中灵光一闪,心下顿悟,顺利突破熙阳诀第六层。

————………………………...

© 不雨亦潇潇 | Powered by LOFTER